輔導及心理學專家LouisCheng

輔導及心理學專家LouisCheng的BLOG

輔導及心理學專家LouisCheng的主頁 | 查看全部BLOG
自我介紹:
擁有澳洲蒙納士大學輔導學碩士、密芝根洲大學心理學學士學位及香港浸會大學醫療輔導專業文憑。現為香港輔導及心理學會會員及美國心理學會副會員,並於香港基督教青年會向家長提供自閉症訓練及社區心理輔導及臨床心理服務,及於輔導學碩士實習中心擔任監督。


最近的回應

政府應否實行「社區治療令」強制精神病人接受治療

標籤港鐵縱火  社會  2017-02-27 12:04
2月10日,尖沙嘴港鐵站發生了縱火案。一名有精神病記錄的60歲男乘客在車廂內點火,造成19人受傷,其中一名女傷者是台灣遊客。事件引起社會關注政府對精神病患者的處理方式。

現時香港對精神科病人處理根據《精神健康條例》,各部門透過跨專業團隊、跨界別的協作,來確保病人能獲得最適當的醫療和復康服務及跟進模式。所有醫護人員(包括精神科)在提供醫療服務過程中,必須尊重病人的意向和權力,包括病人拒絕接受治療的決定。 然而,《精神健康條例》列明,如病人精神紊亂,為病人本身的健康和保護他人安全著想,醫護人員有足夠理由將他羈留在精神醫院接受觀察。

醫管局會為接受治療的精神科病人作風險評估,按病人的暴力傾向或刑事暴力記錄將風險等級分為三類:普通病人、目標群組和次目標群組。由於風險較高,目標群組及次目標群組病人會由「優先跟進小組」(Priority Follow-up; PFU)定時跟進狀況,跟進會比較緊密,如病人需住院的話,他們的出院手續亦比較嚴謹。

雖然情況嚴重的病人會有PFU跟進,但不少次PFU外訪這批留在社區的高風險病人時,被病人襲擊。例如,2010年葵盛東邨有病人因出現幻聽情緒失控, 拿起軍刀見人就斬,造成2死3重傷。個案中的病人在案發前曾被PFU多次勸喻接受治療,但屢次拒絕,最後發生悲劇。可見,正因為PFU沒權強制病人接受治療即使看見病人有隨時失控的潛在風險,往往也不能阻止悲劇發生。

精神專科 - 資源分配不足、人手不足、輪候診症時間又長....

世界衛生組織(WHO)建議已發展國家至少要花的在精神健康發展上,但香港(以及其他高收入亞洲國家)都未能達到指標。據2005年統計,香港只花了2.8%,至今撥款都未能達至5%。

香港醫院裏,精神專科人手不足問題也極為嚴重。香港公立醫院轄下的精神科醫生只有300人,比世衛建議的400個少100個。香港十萬人裏,只有2位精神科醫生,對比其他已發展國家,澳洲(14:100,000)、美國(13.7:100,000),日本(9.4:100,000),精神科醫生支配明顯不足。再加上,求診人數近十年不斷增長和年輕化,令輪候診症時間長得離譜,由2-3個月(嚴重個案)至2-3年(輕微個案)不等。診症時間亦短的可憐,有精神科醫生表示,預約覆診的病人見面時間只有5分鐘左右,主要看看病人問題是否嚴重。

「社區治療令」(Community Treatment Order)

「社區治療令」(Community Treatment Order,CTO)是一個有法律效令指令強制住在社區精神病患者接受藥物、治療、輔導及復康服務。病人經主管醫生同意下可毋需留在醫院,但一旦病人沒有遵從治療指令,按時覆診或接受藥物,醫生及相關人員就有權強制把病人帶回醫院。現時澳洲、英國、加拿大等國家已經實行CTO,但每個國家在細則方面有所不同。例如在加拿大,必須由病人同意把CTO實施在他們身上,醫護人員才可強制把他們帶走。

在2010年已有立法會議員提出CTO,但因食物及衛生局表示,相關立法要考慮患者和社會多方意見,需更詳細研究,所以遲遲未有結論。2014-15年,香港有月21.7萬人接受精神專科服務,約1.4萬入院,散落不同社區的患者佔近9成。除了最近2月10日港鐵縱火案外,近幾年出現了類似個案,例如16年7月,西環一個有精神病記錄的獨居老翁縱火,斷了4命;07年10約天水圍一個患精神病妻子因財政壓力大,失控,用繩綁住兩名子女推下樓,然後跳樓自殺。CTO立法與否,爭論重心都是希望能在病人人權和社會安全取得平衡。但精神病引發的慘劇接二連三地發生,考慮到社會和患者身邊人的安全,政府應否加快改善現時精神病科服務制度和問題,而不是再「原地踏步」呢?

分享 2930 次閱讀 | 0 個healthyD評論
請按【讚好】!
讓更多網友天天分享到healthyD的健康快樂資訊。:D

我撐你

  • 撐!
  • 您的頭像會顯示在這裡

Facebook 評論


 

healthyD 評論


您需要先登入才能繼續本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