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蘇文傑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蘇文傑的BLOG

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蘇文傑的主頁 | 查看全部BLOG
自我介紹:
蘇文傑醫生是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同時擔任香港感染及傳染病醫學會會長、中大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名譽臨床助理教授、香港醫學組織聯會執行委員會委員等多項公職。蘇醫生在私家診所及公立醫院的內科、感染及傳染病科工作超過二十五年,並熱心於肝炎、愛滋病等的研究工作。


BLOG分類

醫緣相聚

2015-06-26 00:14

近這兩個月, 南韓爆發中東呼吸綜合症, 引起世界對這傳染病的關注, 勾起香港人不少的回憶, 亦令我想起十一年前的一個小故事... 

20044月的一個星期五早上工作緊湊, 專科門診完結時已是差不多下午二時在醫院餐廳怱怱吃了幾口午飯便趕到下午的另一個門診PSC(Post-SARS Clinic), 即沙士覆診診所. 沙士完結後瑪嘉烈醫院也完成了接收沙士病人指定醫院的使命, 專科部門便開設了PSC為沙士病人的長期覆診診所。那天天氣良好柔和的陽光透過窗戶的百葉簾滲進診室我便飯一頓後帶着點睡意約下午二時半開診,第一位隨隨走進來的是一位50來男病人我對他並不認識不認識是因為他並不是我記憶中曾經處理過的沙士病人不是醫院管理局的同事也不是被標籤為可能或正在進行法律訴訟的過案。

但他的面容給我一個很強的訊息:我們是似曾相識只是我無法從腦海的記憶或印象中搜尋到。他踱步來到辦工檯前坐下我也熟練地在電腦屏幕瀏覽了他的住院病歷以及出院後四五遍門診的醫療記錄大體上他並沒有嚴重的後遺症祇是體能差了一點日常活動很易疲倦。

我問他退休了嗎? 沒有。

我問他做回工作嗎? 他說沒有。

我問他和甚麼家人生活? 他說沒有。

我問他有沒有甚麼不適的地方? 他說沒有。

我再問他有沒有甚麼想問醫生? 他說沒有。 

一切的問和答都來得簡單直接。跟着我說會安排他12星期後再覆診他望着我並沒有回應便緩緩站起來接着便是重覆四,五遍的點頭動作正是他這個招牌式的點頭把我的記憶召回他正是我在1996年在英國倫敦大學深造期間認識的中國餐館經理。那時我租住在Queensway地鐵站的住房他的餐館消費相對地便宜例牌义燒飯便是我的晚飯首選。雖然我總是個低消費的顧客但他總很樂意給我落單寒喧兩句後便送上這個招牌式點頭動作才離開。我猛然醒覺便提聲問他「你是在倫敦Queensway唐人街餐館辦事麼我是在96年時曾經數星期差不多每個晚上都來吃飯的香港醫生!」他若有所思但瞬間已微笑地跟我對話起來。他和家人親友原居於新界大埔圍村亦即現今船灣淡水湖的原址他們在七、八十年代陸續移居倫敦經營餐館謀生。他本人多年來專注工作已有近二十年未有回港。在20033月他返港正為探望住在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專科病房裏命垂已已的叔父。叔父是他孩兒時最親切的「哥哥」從倫敦趕機回來總算能見叔父最後一面。他在病塌前逗留約半句鐘叔父也安詳離世喪禮約在一星期後舉行他也安排了之後返回倫敦的直航回程機票但誰會料到他已染上了SARS, 發熱、氣促、住院、跟着來的是高劑量類固醇針劑、輔助呼吸器、深切治療等等他敖過三個多星期後才能離開威爾斯親王醫院返回大埔舊墟的居所。雖然只有他獨自居住,但也決定留下作復康治療及覆診,一月復一月不經不覺已經過了一整年。

一場沙士風暴帶給我們病患、傷痛、生離死別的回憶但也為我的行醫生涯留下這個香港、倫敦雙城故事─醫緣相聚。
分享 52833 次閱讀 | 0 個healthyD評論
請按【讚好】!
讓更多網友天天分享到healthyD的健康快樂資訊。:D

Facebook 評論


 

healthyD 評論


您需要先登入才能繼續本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