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導教練劉丹心

啟導教練劉丹心的BLOG

啟導教練劉丹心的主頁 | 打個招呼
自我介紹:
Samuel Lau 劉丹心-啟導教練、心靈教育家、雷霆881《心靈料理》主持人、專欄作家:頭條日報財經版《教練心經》、Recurit《就業智囊》,著作:HEA活心經、BusinessNLP Master Trainer。 美國NLPU Master Trainer 及全球首位結盟成員,從事NLP培訓15年。新力創造培訓顧問有限公司董事
  • 啟導教練劉丹心

    別放棄思維的主權

    每種工作總有其優勢,像手板眼見的機械式工作,雖然沒有甚麼仕途可言,卻勝在沒有壓力;銷售工作沒有底薪,卻勝在多勞多得,有生意可以寸爆天下;頻繁地開會,日日要OT的管理工作任重道遠,壓力非常大,卻單單大茶飯並且往往一呼百應。所以看得穿的話,每一項工作都總有其價值。不過當工作處於高原狀態時(停滯不前),我們便很易把焦點放在自己的不足上
     
  • 啟導教練劉丹心

    大腦的小秘密

    「意之所在,能量隨來!」大腦好神奇,當完完全全專注某一件事、某種情緒,就會衍生出能量!把原本平平無奇,甚至並不存在的東西當成存在,最終甚至可以將理智擊敗!由於工時長,工作壓力大,Calvin 對自己的生活感到納悶,甚至感到有些厭惡,每天帶著「進牢」般絕望的心情回到辦公室,加上工作表現未見突出,經常受到上司的關顧,導致內心甚為迷失。Peggy
     
  • 啟導教練劉丹心

    盲俠教練

    過去有盲探,現在有盲律師,而我也不輸蝕,當個盲教練!為了讓更多人了解啟導Coaching對人的作用及好處,自本年四月開始,以大膽、創新方式,在大汽電波以電話進行啟導,義務接聽眾電話,為有需要的聽眾朋友料理心情 。由於只憑聲音,完全無法從非語言的微細表情與動作中,了解案主身心狀況,確實有一定挑戰。其實以電話進行啟導,非常普遍,特別在
     
  • 啟導教練劉丹心

    愛上工作的理由

    為什麼工作?工作為什麼?這也許是許多人內心的「佛地魔」——知而不敢談課題!也許讓自己麻木地埋葬自己的初衷是較好的出路!可能,迷失至看不見自己總比接受自己現有的模樣會來得更安全!是這樣嗎?許多年前,拜訪一位在某舊屋村街市的「豬肉佬」朋友,華哥。印象最深刻的是,見他熟練地把還敞著血的半邊「豬殼」從貨車摃上肩膊,只需一只手抓住
     
  • 啟導教練劉丹心

    靈丹心藥

    每周在電台都分享過許多心靈金,唯電光火石間聽眾可未及消化,所以安排在這把這些靈丹心藥奉獻給讀者,方便大家細嚼回味!所有心理疾病都容易引發失眠問題,反過來講,只要解決失眠問題,對舒緩身心疾病會有好大幫助!千祈咪睇少休息嘅力量呀!要瞓番個好覺,就要記住「心安則神寧、神寧則意清、意清則利鬆馳」,識得放鬆就係化解失眠最重要法則!如
     
  • 啟導教練劉丹心

    強身有法

    可能部份朋友已明白到過身心相連,知道一個人心情的好壞,對個人健康都有着關鍵的影響。尤其對於經常處於極端的負面情緖的朋友來說,那些如忿怒、忿怨、鬱結、憂戚等,都有如身體内的恐襲,會對身體造成嚴重的破壞與傷害。所以,如何可以脫離負面情緒的干擾,就變成一個非常必要,有利健康的技巧。其實最簡單化解負面情緒的方法,莫過於能誠心
     
  • 啟導教練劉丹心

    等待晉升5忌

    有朋友因為多年沒有晉升,呆在同一個崗位近6年,找我尋求協助,給建議與啟導coaching。我劈頭第一句便問他:「你喜歡現有的工作與崗位嗎?」我提出這樣的問題,是希望他自己能夠首先弄懂自己的真正意願。因為如果自己心裡面討厭份工,還是早點另謀高就好過!想晉升以下誡條定要謹守:誡條1—忌被誤會 許多時候,那些常覺得未受重視、未被賞識的
     
  • 啟導教練劉丹心

    真正的恐懼

    分享一首由 Marianne Williamson所寫的詩,我特別喜歡。它道出人性的真弱點:人因對自我的無知,導致懼怕自己利害多於自身的不足。最後一節更說明啟導教練的應有心態。「我們最大的恐懼並非我們所知的不足,而是我們的能力超越我們已知的估計!其實,最令人害怕的,往往不是黑暗,而是光明。我們自問,我是誰?竟然可以如此聰敏、機智、才情洋溢
     
  • 啟導教練劉丹心

    嚴選教練機構

    近年啟導Coaching盛,坊間有許多不同機構,舉辦不同類型教練課程,教授不同方法與技巧,到底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本人從1999年開始認識教練行業,當年也曾努力希望能找到堅國際、堅有系統的機構,經過多番了解後,大部分都是沽名釣譽,跟本沒有學術或評審機構承認!今天,更多人明白啟導的作用與好處,不論企業或個人對啟導的需求越趨懇切。經過近20
     
  • 啟導教練劉丹心

    哭不出的心碎

    那年夏天,再見到爸爸,是某個下課後的黃昏。開了家門,望見父親正收拾收拾著,我輕輕的叫了他一聲:「爸爸!」父親淡淡然的嗯了一聲,繼續收拾收拾著。之後我眼瞪瞪說不出什麼,但內心有一份強烈的離仇別緖。「怎麼搞的!打字機壞了!?」這時心裏更壓抑,卻只有支吾以對。「爸爸去哪兒?我送你好嗎?」「幫我提著這個...」我一直提著打字機緊隨著父親
     


BLOG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