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May的BLOG

May的主頁 | 打個招呼
自我介紹:
曾過著無日無夜的OT生涯,小友送來「工作雖緊要,健康最重要」小擺設給我一記當頭棒喝,希望大家都能抓緊手中的玻璃球。
  • May

    奶奶跌親,揭發一連串問題!

    奶奶舊年年底跌親,咁啱老公唔喺香港(但當日返港),兩老可能怕麻煩到我,無即刻打電話俾我... 大家都知老人家跌親可大可小,我知道時真係嚇到心都離一離呀!(回正題)老爺初時幫奶奶用電毯敷,老公可能當時都有點亂了,所以都唔為意問題所在(佢以前係St.John人,有急救知識),但我覺得唔對路喎,跌親,即係撞擊啦,裡面一定會發炎,應該用冰敷,於是拿拿淋落街
  • May

    日日食唔停口 大人大姐居然貧血?

    話說, 上一份工入職時 (約2006年吧), 做過一個非常hea的body check, 當時樣樣pass, 甚至可以話係各方面都better than average. 但年前也自覺年紀漸長, 係時候要再 "check吓副偈" 了. 於是我當然幫襯自己公司的service, 買了個女性body check啦. 本來都以為自己行得走得, 應該都會無事, 但這次的結果令我有點驚訝:
  • May

    地球一體化之「食大咗個胃」

    日前無意中看到一個電視節目,中譯《致肥元兇》(The Men Who Made Us Fat)。看英文節目名就知它探究的不是高脂高糖高鹽這些老生常談的common sense,而是高脂高糖高鹽背後,總有人烹調這些食物出來吧!節目提到在上世紀60年代的美國芝加哥,有一位「商業奇才」David Wallerstein想到為戲院爆谷加大,在人工、舖租、燈油火蠟等成本通通不
  • May
    分享

    天灸賽後檢討

    May 2013-01-18 00:33

    天灸賽後檢討

    早前healthyD招待會員用優惠價做天灸,我當然都要試一試啦... 也不完全是「湊熱鬧」,而是腰患做了物理治療和針灸一段時間後依然未康復,經痛問題也經常纏繞著我,於是我就想,不如試試這個中國傳統古法,看看有沒有改善? 以往我對天灸只有盈量級的認識,做過之後,感覺只有一個字:㷫!小小的數顆溫性中藥,怎麼可能會那麼燙?原來它附在我們身上
  • May

    年年驗眼 令你放心

    「視、聽、嗅、觸、味」這五覺,最不想失去的是甚麼?對我來說,一定是視力,天下間還有多少美麗風景,怎可以棄視力於不顧?尤其是每天都要戴著隱形眼鏡14小時,而看電腦屏幕又佔了14小時中的大部份時間...... 我到視科視光中心參加眼睛保健計劃已經有十多年了。說來可笑,年少無知時戴了一副隱形眼鏡好一段日子,怎麼忽然矇矓?(但脫了隱形
  • May

    冰敷?熱敷?物理治療第五回

    每次做干擾波的時候,治療師也會為我蓋上電暖毯,初時以為只是怕我躺在冷氣室裡會著涼,後來從他的建議當中,才理解到熱力有助舒緩肌肉痛。但,急救原理中的 "PRICE",不是說拉傷了要用冰敷嗎?我的瑜伽老師一開始的時候也建議我用冰袋敷手,那為何現在又要熱敷呢? 在家這是用這個愛心暖水袋啦!雖然我萬萬也想不到第一次用的時候,居
  • May

    「你聽過強直性脊椎炎嗎?」之物理治療第四回

    開始進入常規性的治療程序:按壓、針灸、干擾波、手法治療。先說針灸,治療師謂我很「受針」,何謂「受針」?即肌肉會將針啜穩,皮膚形成了一個小漩渦,代表針灸對我來說應該頗為湊效云云。然後,又是一輪干擾波,今次電流大了,會吸著皮膚,故未能入睡。該怎樣形容干擾波?說來倒有點像....「還原靚靚拳」(或台譯「還我漂漂拳」)!微弱電流在我的後腰
  • May

    「你想像自己是一塊急凍豬扒...」之物理治療第三回

    跟以前的針灸師和瑜伽導師所說的一樣,物理治療師同樣是說我的腰骨過份直了,平時正常的脊骨從側面看是一個「S」形,我的則沒有應有的弧度,太直了。跟一位同年同月同星座的朋友的情況居然一樣!而今天跟另一位朋友聊起,原來她也有類似的問題!We are not alone!! 至於是先天抑或後天問題,治療師則謂說不準。無論如何,既然大家都反反覆覆告
  • May

    「貼錢買難受!」之物理治療第二回

    至於我的手問題,治療師用上超聲波棒替我消炎,在我的手腕骨位置翻來滾去,做了一次,腫痛的情況持續。據治療師估計,手痛有可能是勞損、亦有可能是那部份的肌肉本來就較弱,而我勉強它做了一些它能力範圍以外的事(但我想來想去也不知道它做錯了甚麼事)。不過手,著實不算是甚麼問題,重災區還是...... 腰! 第二次的治療時間較充裕,於是,治療
  • May

    「腰骨硬到似木頭」之物理治療初體驗

    如果,命運能選擇.... 我會於2007年就好好治理我的痛症,不會留待5年後的今日才去做物理治療。 實情是,本來還沒有真的打算好好處理它,只是一日我的左手腕近尾指部份突然間很痛,瑜伽老師見我手腫了,估計是裡面有點發炎,就教我用冰敷。於是,每晚我就乖乖將手放在冰袋上,也有貼過薄荷藥膏,但始終未見成效。 差不多一個月過去,也實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