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師邱宇鋒

中醫師邱宇鋒的BLOG

中醫師邱宇鋒的主頁 | 打個招呼
自我介紹:
註冊中醫師,香港浸會大學中醫學碩士,香港浸會大學中醫學學士及生物醫學理學士(一級榮譽),現於普仁中醫診所私人執業,提供中醫全科、針灸及外展到診服務。聯絡可電郵:cmedjohnny@yahoo.com.hk 診所地址:九龍灣牛頭角道15-19號嘉和園商場地下37號 電話:27069727 (星期一至六)
  • 中醫師邱宇鋒

    助孕調經:過瘦與不孕

    身體脂肪太少,有機會導致月經不調、閉經和不孕。保持理想體重對維持健康非常重要,但過瘦不是美,而是病態。體重過輕,體內脂肪太少,有機會導致月經不調和不孕。在這裡牽涉兩個問題,第一個是體重過輕本身會對身體構成甚麼影響,第二個是盲目減肥這個偏差行為會對身體構成甚麼影響。中醫認為「瘦人多火」,這個火是虛火,源於陰虛,陰虛是指身
  • 中醫師邱宇鋒

    助孕調經:肥胖與不孕

    肥胖會影響女士的生理周期,有機會導致不孕。保持正常體重對於女性的整體及生殖健康相當重要,體重過輕或超重、肥胖都會影響女士整體健康狀況,以及影響月經、懷孕等生殖功能。有些女士胡亂減肥,影響到氣血臟腑,雖然看起來很瘦,但以中醫角度由於氣血不足,有機會出現月經不調,甚至閉經問題。至於體型肥胖、體重超標的女士,同樣可因為身體
  • 中醫師邱宇鋒

    月經過期不來:通經抑或進補

    女士偶爾會出現月經過期不來的情況,如它不是經常性地出現,不算患病。在以前,妊娠是最主要形成女士月經過期不來的原因,不過現在的都市人生活多姿多彩,很多活動或生活習慣會擾亂生理時鐘,另外患病、飲食、情緒波動也會影響氣血陰陽,都會導致女士月經過期不來。遇到有月經過期的女士來求診,在排除懷孕後,要決定到底是用藥催經還是繼續等
  • 中醫師邱宇鋒

    助孕調經:月經遲來

    西醫認為女性月經周期受內分泌影響,中醫的概念是和氣血陰陽轉化有關。女性月經周期平均是二十八日,假若提前或延後七天,即月經周期介乎二十一至三十五天,亦算正常。一些生活事件,例如患病、飲食不節、情緒波動、壓力、旅遊等,有時會暫時影響月經周期。假如女士的月經周期經常是少於二十一日,或多於三十五日,均屬不正常,需要查找原因。
  • 中醫師邱宇鋒

    助孕調經:滑胎的可治與不可治

    要持科學的態度看待中醫藥,滑胎有「可治」和「不可治」的原因。滑胎,即是西醫所謂的習慣性流產,是指婦女連續三次出現二十周以內的小產,是個需要重視的婦產科病症。正常婦女妊娠都有機會發生流產,據統計在胚胎著床後出現流產的機會大概有百份之二十,孕婦年紀越大,出現流產的機會越高。流產在臨床上並不少見,但連續三次以上的流產就很
  • 中醫師邱宇鋒

    「經期二十日未停」的真相

    治療婦科月經病,仔細查問和推敲病史非常重要。來診所看病求醫的人,都沒有接受過專業的醫學訓練,當然不知道患病的來龍去脈,他們只知道自己那裡不舒服。作為中醫師,是有責任根據病人的主訴配合檢查、望聞問切收集得來的資料,用中醫的學說為病人分析病情,作出診斷及治療。近日有個案例很有意思,女患者二十多歲,未婚,第一次來求診時她告訴
  • 中醫師邱宇鋒

    經期過長慎止血

    正常經血的顏色為深紅,如經血持續出現其他顏色,需考慮會否出現毛病。正常的經期為時三至七天,如經血超過七日仍未乾淨,屬於經期延長。對付月經「拖尾」,不少人的看法很直接,就是止血,只要能令到經期停止,就當治療成功。如果月經延長只是偶然發生,治療的首要目標當然是止血。不過如果經期延長是經常發生,甚至每次月經都起碼要十日以上才
  • 中醫師邱宇鋒

    助孕調經:正確認識懷孕機率

    現在很多來調經助孕的女士都是「八十後」、「九十後」,儘管她們都是高學歷,但對生育方面的知識卻相當貧乏,而且有些觀念非常不正確。我曾遇上一個案,三十歲左右,夫妻婚前檢查正常,結婚三個月仍未能懷孕,丈夫和家長都催迫得很緊,她自己也感到非常大壓力,她擔心是因為自己的身體虛弱所以未能懷孕,所以前來求診。她在這段時間不斷上網尋求
  • 中醫師邱宇鋒

    護士的不孕症 (四)

    求孕心切的女護士夫婦遵照我的建議,今次有測準排卵期,為求放鬆身心,他們特意在期間前往澳門度假,除了服用有安神、理氣作用的中藥外,也有跟足建議按摩穴位。但隨著女護士在半個月後月經來潮,二人的心情由熱切期待變為非常失望。兩人都不明白為何已經完全遵照指示來做,但依然無辦法懷孕。他們除了失望,也無可避免地動搖了他們對治療的
  • 中醫師邱宇鋒

    護士的不孕症 (三)

    在月經周期的第二十三天,這位護士回來覆診,今次她把先生也一齊帶來,我問她這幾天情況怎樣,她答我:「我依照你的建議,在月經周期的第十八日嘗試行房,不過卻失敗了,丈夫無法勃起。看見這個情境,自己亦感到非常失望,所以今次我和先生一起過來。」臨床上面對不少求孕助孕的個案,都會遇上類似的問題:當弄清引致無法懷孕的因素並針對處理後,以為